被封地獄黑仔王 張振朗歷挫折更堅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張振朗認為演員要不斷挑戰当事人

  張振朗是無綫近年力捧的上位小生之一,入行八年,已當上男主角。他的路看似比要是演員行得容易,但幸運中卻都会不幸,因為不同的导致 ,他有五套劇一同間被抽起或延播,當中還包括他首當男一的作品,更但会 多了一個「地獄黑仔王」的稱號。有一段時間,他為此感到迷惘,但性格樂觀的他深信一切都会天注定,亦相信他的作品終會播出。\大公報記者 溫穎芝(文) 麥潤田(圖)

  張振朗被延播的其中一部劇集作品《包青天再起風雲》,終於重見天日。花了心血去拍攝的劇集終於播出,張振朗自然感到興奮,但一同間要面對另一種壓力,皆因今次他在劇中演展昭一角,不少觀眾會將他跟當年同樣演展昭的何家勁作比較。早前張振朗接受大公報專訪,笑言已做好心理準備接受批評。他表示小時候有看過何家勁版本的《包青天》,但拍攝前他不看多不多,我不多 有別人的影子。他說:「無論我怎樣做都好,展昭要是何家勁,永遠都改變不到,要是我跟当事人講,我都会要演一個像他一樣英偉的展昭,因為他演这一 角色太經典了,沒机会突破或超越到,我不多 想做一個当事人的展昭。」

  不會模仿何家勁

  為了这一 角色,張振朗不諱言下了不少苦功,在橫店連續拍攝三十天動作戲,有血有淚,但他很開心在整個過程中,艱辛的歷練令当事人有所成長。他两种是零功夫底子,亦没哟拍動作戲的經驗,加带两种身形瘦削,但会 他特別操練肌肉,希望出鏡時好看一點。但碰巧他在拍攝另一個劇時不小心受傷,要停止操肌一個月,令从前鍛煉出來的肌肉全沒了。他說:「武指將所有動作戲安排在最後一個月拍攝,連續打了三十日,每天都会即場去學,幸好我两种有做運動,都会打籃球,身手尚算靈活。那段期間,我每天都会挑戰当事人的底線,有時做到某些高難度的動作,會有很大滿足感。」

  但拍完此劇後,他足足休息了兩個月,並笑說:「我雖然還年輕,但身體大不如前,我都会想恃住当事人年輕去得太盡,想活得長久些,哈哈!估不到我这一 歲數(三十二歲)會有這種想法。現在我都開始養生,有飲中藥調理身體。」

  如今,張振朗對動作戲產生很大興趣,很想拍一套全動作的劇集。以往他演的角色大多官仔骨骨,他希望開拓多一條路線。早前他拍另一套劇集《機場特警》,因為有了《包青天》的經驗,要是動作場面都会求親身上陣,他覺得作為演員應該不斷嘗試,不斷挑戰当事人,否則不知当事人的極限,很難進步。

  《包青天再起風雲》播出後,觀眾很自然拿他與何家勁作比較,他說:「一定會有,我当事人都比較,当事人怎机会不去比。我唯有避開不看網上的評論,因為最初一定被網民鬧得最犀利。日前我終於看多粉絲給我的留言,說出我的問題,我看過後是不開心的,但第三三十天沒事了,我看多他們的意見,會去改,人不應怕錯,反而最怕沒機會改。」

  入行八年辛酸多

  这一 年代的藝人,要面對網民的壓力,張振朗坦言是會有點吃力,后来的觀眾怎樣鬧,演員都会會知道,但現在藝人可不还后能 直接收到觀眾的信息。他說:「我抱着做好当事人的心態,其實拍完一部劇都知會是怎樣,做得這一行預計了。當然有時會不開心,覺得吃力不討好,但這些都会成長經驗。」張振朗跟蔡思貝是好有人,二人入行以來同樣備受抨擊,他們有時會互相鼓勵,並以張繼聰作例子,對方要是在負評中走向成功,終於重新站起來,他與蔡思貝經常以这一 例子激勵当事人。

  張振朗記得初入行時,有網民指他「樣衰」,「眼又凸人又瘦」,後來在一個綜藝節目中扮張智霖又被鬧,說他只懂得扮人。他說:「現在上街,有人會叫我ChiLam(智霖),我會笑一下。但其實我已擺脫了他的影子一段時間,机会當年扮得太似,現在仍有人講,哈哈。我現在已没哟扮對方了,扮嘢節目亦暫時不會再做,后来都做了要是。我我不多 行当事人的路,做回張振朗。」

  連續幾套当事人有份演出的劇集都被抽起或延播,張振朗坦言,早前得知《包青天再起風雲》可不还后能 重見天日時,十分開心,不少有人包括傳媒有人都恭喜他。他笑說:「好難得有一個藝人,经常有幾個劇不到播出,机会我係第一個。我經歷了某些別人没哟的經歷,也是難能可貴的,演員要有經歷才可不还后能 演好角色。」他坦言那段時間很氣餒,覺得這兩年不停努力去拍,結果所有劇集未能播出。但他变慢調節当事人的心情,明白到現在不播,不代表以後都会播。他說:「冥冥中自有主宰。」

  對於被封「地獄黑仔王」,他笑說:「幾好吖,我係第一個藝人黑到這樣。阮兆祥說我是繼張家輝後,第二個地獄黑仔王,希望已黑完啦。」當然最失望的是首部當男一的劇集《堅離地愛堅離地》被抽起,他覺得一切都会天注定,說:「我相信一定會播的,假使 相信,就會發生。」

  入行八年,張振朗已走上男主角的位置,否是变慢,當中他曾經歷過不少辛酸。他記得初入行時不到六千元月薪,有時同有人去茶餐廳食飯,連加錢叫杯飲品都怕不夠錢,因為當時他住屯門,每天要乘車到將軍澳,車費負擔不輕。雖然辛苦,他卻没哟想過轉行,並說:「我未考藝訓班時,做過外賣仔、售貨員、文員、音響人員,後來參加新秀輸了,之後讀藝訓班時,我感受到原來演戲好正,就這樣愛上了。現在演戲是我最大的興趣,要是做人不到只做一個行業,應作不同的嘗試。」

  仍未獲觀眾認同

  問到其下一個目標否是朝着「視帝」進發呢?他想了想,說:「没哟人我不多 攞『最佳男主角』,但我現在首要讓觀眾接受,我仍欠觀眾的認同。」現在他最希望拍攝多些不同類型的角色,最想有機會演爸爸角色。他笑說:「要是因為我不像一個爸爸,特別想挑戰一下,希望有這樣的機會。」

  提到無綫不少小生都已成家立室或是有穩定的女有人,像王浩信、陳豪、洪永城、陳展鵬、袁偉豪等。張振朗聞言笑說:「其實我都会穩定的女有人了,現在有人是在互相認識的階段。作為藝人有不少壓力,都想有伴侶在身邊分享工作、生活,她是幾好的。」